公厕姐妹花 - 色姐妹插姐姐_色姐妹_色姐妹网_色姐妹综合网



 .
  我娶了个淫娃,在我们结婚那一天,她就在和我举行婚礼的教堂中和七个a片男演员性交,不过我们之间有一
个协议,在我们长达一个月的蜜月期间,她要对我忠实,我本以为婚前的那一次轮奸可以让她满足一阵子,但是我
错了,我们在蜜月这段时间,每天都至少会做一次爱,要知道,能和像她一样的美女做爱,是不会烦厌的,而性爱
对静如来说,可不是一件能马马虎虎的事,这可代表了一到二个小时的激烈运动,她所需要的,远超过我所能给的,
她想和陌生人性交,做一个标准的淫娃,这一次的蜜月,我特别租了一个私人的小岛,除了我和她之外再没有别人
了,而她甚至饥渴得想找只活生生的鸭子来干。
  我们在飞机上,她还特意凑到我耳边,问我「蜜月什么时候结束?」
  我知道她一定是看上了飞机上的男服务员。
  「至少得等到我们回到家里以后吧。」我说道
  静如噘起小嘴,我开心地大笑,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整她。
  当大礼车送我们回到我的房子前,我打开房门,抱起静如,跨过门槛,说道:「蜜月结束了!」
  奔波了一整天,我们都累了,我让佣人们起我们的行李,静如和我就上了床,这是我们结婚以来,第一天没有
做爱。
 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,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。看看手表,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,梳洗之后我下了楼,没看到静
如,最后我走到厨房,我的女佣正在厨房。
  「阿红,你看到太太了吗?」
  「有,她今天一大早就开车出去了。」
  「她有说她要去哪里吗?」
  「没有。」
  妈的,我忘了帮她买一支行动电话,不过我有个主意,我抓起电话打电话到她的公寓去,也许她过去拿她的东
西了,不过电话响了很久,就是没人接。
  我知道她去了哪里,她一定是去找人干她了。
  下午五点,她还没有回来,我开始有点担心了,一直到了半夜,我简直急得要命,整个晚上我翻来覆去地根本
睡不著,第二天清晨,她还没有回来,我找了个理由向管家借了他的车,他的车比较不显眼,这件事我不能报警,
如果警察找到静如时,她正被人轮奸时该怎么办?这一定会上报纸头条的,不过万一她要是发生意外又怎么办?这
过没找到,于是我又去另一家医院,也没在停车场找到她的车,我开始担心了,最后,我又去了另一间医院,在停
车场我找到了她的车。
  我身上带著静如的照片,于是我将照片拿给门口的两个计程车司机看,两个人都没见过她,我只好在原处等,
因为天气太热了,所以我进了医院大厅等著,不管医院里四处投来好奇的目光,只要有计程车开过来,我就会上前
拿著静如的照片,问他们是不是见过她?不过一直没有人见过她,我直等到快中午了,有一辆计程车开了过来,我
白色的丝袜和一双小小的白短袜,我只看到她的长腿,没看到她的裙子,所以要不是她没穿裙子,就是裙子很短很
短。
  她上了车,付了停车费之后就往外开去,我放足狂奔,冲上了我借来的车,付了停车费之后加足油门追上去,
我要赶在她之前回家,我抄了一条她不知道的小路回家,不过我竟然比她早到了一个多小时,当她走进门时,我正
站在门前,双手叉著腰。
  静如看著我,她现在看起来和在医院门口完全不同了,她现在身上穿著名贵的丝质上衣和长裙,手上还拿了一
个精美的小皮包,发型和化妆都完美极了,看来就是一名贵夫人。
  我试著不发作,说道:「你到哪里去了?」
  她一脸疑惑:「蜜月不过结束了吗?」
  「我知道,」我说道:「不过你出去了整整一天。」
  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管家进来了,静如说道:「要说去楼上说。」
  我跟著她上了楼,进了卧室,进门之后我把门关了起来。
  「阿宏,」她柔声说道:「一个月实在太久了,我很抱歉,我真的想好好干一场。」
  「我不是为了这个生气,」我说道,这可是我答应她婚后可以一样淫乱的,而且事实上我也喜欢她这样做:「
不过你不能一声不吭的就出去了,万一你发生意外死了怎么办?」
  她点点头:「你说得对,我错了。对不起。」
  「听著,」我说道: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会买一个行动电话给你,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,我要你一天打两
次电话给我,一次是早上十点,另一次是晚上十点,你只要告诉我你平安无事就好了,我也会打电话给你提醒你的,
这样好不好?」
  静如投入我的怀中,轻轻地吻我:「当然好了。」她口中的味道尝起来像是精液
  「好了,」我看著她:「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。」
  「啊?」
  「当我答应你婚前的条件时,你也答应我要告诉我所有细节的。」
  静如笑道:「是的,我知道,我以为你还在生气呢。」
  她坐在床上,而我则是坐到了床边的另一把椅子上。
  「昨天一早,」她开始说道:「我先去我的公寓换衣服。」
  「换什么衣服?」我打断她
  她从皮包里拿了一张拍立得的照片给我:「换上这个。」
  看到那张照片时,我的双腿竟然兴奋得开始发抖,照片上的人是她,她躺在床上,床上铺了一张廉价的粉红色
床单,她正面对著镜头微笑,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,领口系了一条黑色的小小蝴蝶结,下身穿了一条灰色的学
生裙,不过非常地短,不过再短也没有用,那裙子围在她的腰部,露出了她的整个阴户,她的腿上还穿了白色的袜,
和一双白色的鞋子。
  「这是我的『高中女生』装。」静如说道
  不过这只是她的装扮,她的脸上和头发上都是精液,有些已经乾了,有些还是刚射上去的,她的阴户还有精液
流出来,而她的阴毛和大腿上都是大片大片的精液乾了的痕迹,看来就帝是一个刚被一大群人轮奸过的高中女生。
  「发生了什么事?」我问道
  「我昨天早上先去公寓换上了这套衣服。」她说道:「然后我去医院招了一辆计程车前往酒吧。」
  我没告诉她我在那个医院一直在等她。
  「我叫那个司机在门口等我,我以为我花不了太长时间,那个酒吧是给工地工人们提供午餐的地方,那里只有
男人,没有女人,我进门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看著我,就好像我是外星人一样,我坐在吧台前,故意让我的裙子拉
起来,然后要了一杯酒。」
  「你什么都没做?」我问道她点点头,笑道:「那个酒保要看我的身份证,我告诉他我没带,他说我看起来太
年轻了,所以不能卖酒给我,要我出去。『你真的要我出去吗?」我问他,然后我爬上吧台,摇晃著屁股,故意让
他看见我的白色棉内裤,再爬进吧台里,隔著他的裤子摸她的老二,他对我轻轻一笑,于是我拉下他的拉炼,将他
的老二掏了出来,我不知道那个家伙多久没洗澡了,他闻起来臭得要命,但是却让我更兴奋。
  「我含住他的鸡巴开始帮他口交,整个酒吧鸦雀无声,我知道酒吧里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我,我越来越兴奋,于
是我吹得更卖力了,酒吧的人开始为我加油,最后,我感觉他快射了,我立刻吐出他的鸡巴,让他射在我的脸上。」
  这个时候,我开始掏出我的阴茎打手枪,静如也拉下她的裤子拉炼,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。
  「人们开始喝采,我笑著说道:」还有谁要?『,哈,每个人都要,我要他们排队,我一个个帮他们吹喇叭,
十五个男人都射在我的脸上,我的眼睛、头发上都是精液,精液顺著我的下巴往下滴,但是没有一个人干我。「
  「真可怜,」我讽刺地说道,站起来将她按倒在床上,让她一边说,我一边脱下她的内裤。
  「我用酒吧里的毛巾擦了擦脸,决定再去找人干我,当我走出门时,我看到计程车司机就站在门旁,他一定什
么都看到了。
  「『我想找人干我。』我对他说道。」
  现在的静如腰部以下已经一丝不挂了,她的阴户里没有精液流出来,她一定是回到公寓洗了个澡,我试探地舔
了一下她的阴蒂,想试试上面有没有精液的味道。
  静如继续说著她的故事,不过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了,她喜欢我舔她的阴核。
  他笑道:「把你的妆化好,我可以找人干你,一直干到你受不了为止。」他说道。
  『车上有镜子吗?』我问他,他点点头,于是我们又上了车,我们开车到一个很脏乱的地方找旅馆,他等我把
妆重新化好,我仔细地梳头,想让我的头发看起来不是都沾满了精液。
  『这是什么地方?』我问他。
  『这是我住的地方』他答道:「这里有很多憋了很久的男人。」
  「他带我去他住的地方,那是一间小小的摄影室,有一张旧铁床,我原本以为他要干我,但是我猜错了,他要
我等一下,然后就走了,几分钟之后,他带了一个很胖的男孩进来,看上去只有十七岁,那男孩看著我,好像我是
一块肥肉一样。
  『多少钱?』那男孩问。
  我停止舔她的阴核,看著她问道:「多少钱?什么意思?」
  「没错,」静如说道:「他很显然地以为我是一个妓女。」
  「妈的,」我咒骂道,现在我有了一个又卖身又淫荡的老婆,我又继续舔她的阴蒂。
  「『吹喇叭七百』」静如继续说道:『打一炮一千四,干屁眼两千八』,那个男孩看著我,说道『你也让人干
屁眼?』我点点头,心里兴奋极了。『我只有九百块,』那男孩说道。
  『九百块可以射在我脸上。』我说道那男孩睁大了眼,马上将手伸进口袋,掏出了皱巴巴的九百元,不过钱却
被那个司机接了过去,司机走出门外,转头说道『你有十五分钟可以玩,好好享受!』
  静如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最后她抱紧我的头,将我的嘴紧紧地按在她的阴户上,我知道她要什么,她喜欢我将
舌头插进她的阴户里,不过我没这么做,因为阴户里都是精液,我想别过头,但是她越按越用力,搞得我的鼻子上
都是从她阴户里流出来的精液,从此之后,我猜我以后得帮她将阴户里的精液舔乾净了。
  「那个男孩有点紧张,」她继续说道:「我要他放轻松,于是我说道:」别怕让我来好了。『我跪在他面前,
他看来很喜欢这样,我解开他的裤子,将裤子向下拉到他的膝盖,再扯下他的内裤,看到他那根年轻的鸡巴,已经
硬得跟石头一样了,我才轻轻地用手一碰,那男孩就双腿发抖发出呻吟,』放轻松点,小帅哥,『我说道,我轻轻
握住他的老二,不过他竟然马上就射了,我将口中的鸡巴拉出来,让他射在我的脸上,他看来很高兴。
  我一边舔著她的阴户一边听她说话「那男孩一走,司机马上又带了一个男人进来,那男的年纪比较大,有五十
几岁了,他付给司机一千四百元,司机也是一样给他十五分钟,我先帮他脱了衣服,然后我脱下我的内裤,我的内
裤从此之后就失踪了,然后我躺在床上,那男的爬到我身上,立刻开始干我,他问我能不能射在我脸上,我说可以,
不过我才一说完,他就射在我里面射了!」
  就是这样,我一定得干干我这个又淫荡又卖身的老婆,我学著那个老头,爬到她身上,将我的阴茎插进她湿透
了的小穴里。
  我插入的时候,静如呻吟了一声,但是还是继续说著她的故事。
  「就这样做了几个小时,我被人干了很多次,数都数不清了,我起码被干了五次屁眼,有此人射在我里面,有
些人射在我身上,我接客接到睡著了,有一次我醒来的时候,那个胖男孩正在干我,他一定是又去弄钱了,有些人
还拍了我照片,他们拍完之后给了我一张,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一张,我身上都是精液,连我的阴户和屁眼里都满
了」。
  最后那个司机进来,给了我一叠钱。
  『这是什么钱?』我问道
  『这是你应得的。』他说道:「一半是你的,这附近的人都干过你了。」
  听到这里,我马上就射了,静如也达到了高潮,过了很久之后,我们两人都平静了下来,我翻下她身上,躺在
她的身边紧紧拥著她。
  「送我回去吧,」我说道:「她继续她的故事。」他点点头,在车上我数了数我得到的钱,一共有三万多块,
路上我看到一个卖旧衣服的店,我要司机停下车,我到店里买了一件大外套,以免我回到医院时身上太难看,那件
外套就花了我三万块,我不知道店里的店员怎么看我,不过我不在乎,司机送我回到了医院,我就开车回公寓换衣。
  我算了一算,她接客的钱司机拿了一半,她赚了三万元,一千四干她一次,七百元吹一次喇叭,如果有五个人
干她的屁眼,那么会有多少人玩过我老婆?我算著算著就睡著了…
  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