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妻遇邪 - 色姐妹插姐姐_色姐妹_色姐妹网_色姐妹综合网



  深夜,一个老旧的社区,低矮的公寓栉比鳞次的相接,一阵阵警车的警报器由远而近的传来,一群警察围着其中一栋公寓,一阵轰天如雷的枪响夹带着警察吆喝的吼声,剎那间大地一切声音忽然消失.
连续几辆救护车接连来到,人员相继自公寓中进进出出,最后抬出的担架用白布盖着,一个不慎担架旁垂下一只短短的男人小腿,公寓里的住户相继搬出,老旧的社区人口不断的流失,老旧的社区慢慢的变成非常安静,因为住的人不多了….
经过了很多年之后, 一个年轻人站在巷口的老杂货铺前,年轻人费尽口舌终于让看店的老先生了解要买哪种烟,老先生瘦如乾柴的手颤抖的将烟和零钱交给年轻人,年轻人似乎有话要问却又欲言又止,年轻人似乎放弃了,便点了管烟,一边抽着烟一边往巷内走….
年轻人站在其中一栋公寓前,抬头看了看后又东张西望的似乎在等什么人,过一会儿有个中年男子慢慢的骑着辆摩托车过来,年轻人和中年人聊了几句,两人便一同进入公寓.
20分钟后两人一同走出公寓,年轻人交给中年男子一把钞票,两人握手后中年人便急忙离开,年轻人又抬头看看公寓很满意的离开.
一辆载满家具的货车停在公寓楼下,两个身材粗壮的工人正忙着搬运家具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货车旁搧汗,女人穿着短裤和背心,匀称的腿部线条透露出成熟的韵味,背心已已被汗水浸湿,白色胸罩的痕迹清楚可见,年轻人满头大汗的由公寓走出来.年轻人和女人讲完话后便从车上搬张椅子回头进入公寓.
一阵狂风突然吹来,女人一头的长髮被风吹的四处飞扬,狂风忽然瞬间静止,货车上的一个花瓶突然掉落地上,女人受到惊吓尖叫一声,女人看清楚是花瓶破碎后,鬆了一口气弯腰收拾花瓶碎片,公寓门旁的大树悉悉苏苏的摇动起来,女人没有注意到风是静止的.
年轻人又走出公寓,树叶一瞬间停止摇动,两位工人随后一同走出公寓,货车上的家具都已搬空,年轻人从口袋掏出一把千元钞票抽几张给工人,工人收钱后便上车离去,两人目送着货车转出向口后便转身进入公寓.
「阿至!你看我们的结婚照挂在这裏好吗?」女人指着卧室的一面墙上对着刚进房的年轻人说.
「好啊!不过得钉个钉子才行.」阿至一边放下立灯一边回答:「我最喜欢这间房间了!窗户最多,望出去就是山了.」
女人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说:「可惜离山太近了,蚊虫一定很多.」女人自言自语的说.
「别挑剔了!5000块可以租到30几坪的房子,又不用押金可以偷笑了.」阿至走到女人身后环腰抱紧女人,闻着女人的髮丝.
「我又没挑剔,这裏空气新鲜,又很安静,我还满喜欢这裏的.」女人转头亲吻阿至一下,温柔的说:「我也是!我们赶快整理一下房子,然后洗个热水澡休息一下,今天好累啊.」
阿至放开女人转身走出卧房,女人仍然看着窗外,一会儿之后才跟着出去.
「小梅!你把梯子拿来一下.」 阿至跪在地上整理书柜,抬头一看,天花板上有张黄色符咒.
「什么事啊!」小梅抬了张梯子进来,这间房间準备当成阿至的书房.
「你看!我要把它拿下来.」阿至指着天花板说:「怎么会贴在那里,一般应该贴门上才对啊,好奇怪.」小梅歪着头回答.
「管他,拿下来再说!咦!还蛮好撕的.」阿至爬上梯子动手撕下符咒时喃喃自语.
「我看看其他房间有没有.」小梅边说边往外走.
「阿至!这裏也有.」小梅的叫声从隔壁房传来…..
「好!我看看.」阿至搬着梯子走出房间,阿至离开后房间灯光突然急速一闪一灭.
「其他房间还有没有?」阿至一边撕掉符咒一边询问小梅.这间房间是用来当成小梅的衣橱和更衣室,女人的採购力真可怕,两个衣橱还不够放.
「没有了!只有这两间有而已.」小梅看着刚爬下梯子的阿至说.
「大概是屋主留下来的吧!什么时代了,还在贴这个.」阿至一边说一边把撕下来的符咒丢到垃圾桶里.
「差不多都整理好了!要不要吃个东西,有泡麵耶!」小梅肚子有点饿了.
「好啊!你去煮泡麵,我把垃圾全部都整理乾净.」忙了一天,阿至也饿了.
阿至经过书房时闪灭的灯光又恢复正常,小梅到厨房拿个锅子加水然后放在瓦斯炉上,打开瓦斯炉开关,没想到炉火瞬间高涨,火舌直冲到排油烟机,小梅吓的尖叫一声,阿至听到连忙跑过来…..
「应该是瓦斯炉才刚刚装好,瓦斯积在炉嘴才会这样!」阿至进入厨房时炉火已经恢复正常.
阿至仔细检查之后检查后说:「没事就好!我还以为你今天没口福了,好了你去忙你的吧!」
小梅鬆一口气的说:「这房子其实还不错!只是旧了点,以前不知道是谁住的.」两人坐在客厅吃泡麵,小梅看着电视说,电视正拨报着新闻.
「不知道耶!其实屋主好像出家当和尚了,现在是屋主的朋友帮忙管理的.」阿至把他所知道的告诉小梅.
「难怪租这么便宜,那我们算捡到了,不过这栋公寓好像住户没几家.」小梅觉得有点不安.
「一到三楼都有人住,不过四楼好像就没有住户了!」阿至把他的调查心得告诉小梅,他们租的是五楼.
「不过这样也好,我们吵一点也没人会听到不是吗?」阿至一把搂住小梅的小蛮腰亲吻小梅的粉颈,小梅手拿着麵碗没有理会阿至.
「嗯….别这样.人家还在吃麵嘛?」小梅扭动一下身体,温柔的说.
「你没听说饱暖思淫欲吗?」阿至把小梅手上的麵碗放到桌上,开始吻小梅的耳朵.
「不要啦!去洗个澡,全身黏答答的,咦!电视怎么了?」小梅挣扎一下看到电视突然失去萤幕.
「嗯!应该是天线的关係,这一带没有第四台还真不方便!」阿至站起来走到电视旁摇摇天线,看电视仍然没有反应,便把电视关了.
「明天再修理吧!我去洗澡了.」阿至便跑去洗澡了.小梅继续吃麵.电视这时突然自动打开画面又好了.小梅吓了一跳,心想可恶的阿至又整人,便继续看电视.阿至这时还在洗澡.
小梅吃完麵后便到更衣间拿衣服,打开衣橱,心想阿至今天这么猴急,那就穿性感一点,便拿了套紫色内衣和紫色薄纱睡衣,今晚老公可有眼福了.小梅拿了衣服便回到卧室.
小梅刚离开,衣橱的门突然自动打开!挂着的衣服由左自右飘动起来,就好像有人在挑衣服一样,接着抽屉被拉出,小梅放内衣的抽屉,小梅的内衣裤突然跳跃起来,就像有人在找衣服一样.
「我洗好了!换你去洗澡」阿至从浴室走出来,更衣间瞬间回复原状,小梅进入浴室,照一下镜子,便脱下背心和短裤,转过身踩进浴缸,然后脱下胸罩,雪白的酥乳弹跳而出,小梅弯身脱下内裤,浓密的私处饱满乌黑,健美的身材是小梅最自傲的,长长的瓜子脸使小梅带点古典美.小梅打开莲蓬头,顿时浴室雾气瀰漫…..
阿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突然有个黑影迎面压来,阿至眼中一黑,便不醒人事.
浴室里的镜子居然没有因雾气而模糊,蓦然间!镜子中慢慢浮现一个半身人影,洗脸盆的水龙头自动打开,流出浓稠的红色液体,洗脸盆很快便被染呈鲜红,小梅沖完澡后,转身走出浴缸,来到洗脸盆,一切又恢复正常,只有自来水潺潺流下,小梅心想刚刚没开啊,不过个性大而化之的小梅也没有多想.
小梅进入卧室看到阿至已经睡着,心中不免有点儿失望,便坐在化妆台前,进行女人每晚必备的保养工作,正在擦乳液时,小梅觉得背后好像有人在偷看,猛一回头却空空如也.
小梅起身把房门关上,平常两人在家睡觉是不关门的,大概是新环境还不习惯吧,小梅安慰自己,关上门便躺在阿至旁睡觉了.
半夜,房内的窗帘忽然无风自己动起来,窗户突然往内打开,强风夹带落叶吹进房内,小梅和阿至盖的棉被慢慢的滑下床脚,露出小梅穿着睡衣的玉体,阿至和小梅仍然睡的很熟.
小梅的睡衣慢慢的往上捲动,露出性感的大腿和紫色性感内裤,睡衣继续自动的往上捲到小梅的胸口,在性感的胸罩包覆下,丰满的胸部更见诱人.
小梅睡梦中感到有人在脱自己衣服,心想阿至又来烦人了,迷糊中半睁开眼睛,却看到阿至睡在旁边,心中一惊坐起身来,衣服也正好顺势滑下,因此小梅没有发现刚刚自己衣服被拉起,小梅看到窗户被风吹开便起身关好窗户,回头看看阿至,睡得真甜,小梅便回床上继续睡觉.
阿至走出公寓準备到路口杂货店买包盐,边走边想今天真倒楣,一早睡过头到公司挨刮不说,还被小梅唸叨了一天,说是连累她也迟到,大概是昨晚不知怎么搞的莫名其妙便睡着了,没有好好满足老婆今天才火气那么大.走到杂货店口正好一位老婆婆也在买东西.
「年轻人刚搬来啊?」老婆婆操着浓厚的鼻音问.
「嗯!昨天才搬来.」阿至耐心的回答.
「唉!这里好久没有人搬来了,住哪一栋啊?」阿婆热心的问.
「这条巷子最里面那栋五楼.」阿至正想这里的人还满有人情味的.
「年轻人!这里不是好地方!赶快搬走吧!」老婆婆忽然脸色大变,讲完后便急急忙离开,留下一头雾水的阿至.
阿至心想老婆婆真奇怪,正想问杂货店老闆时,老闆急忙的塞包精盐给阿至,然后连摇双手示意阿至快走,阿至无奈只好离开,心想这里的人怎么都那么奇怪.
走到公寓楼梯正準备上楼时,有人拉了阿至一下,阿至回头被吓了一跳!一个看起来好像弱智的男生拉住阿至的衣服,阿至连忙摆脱这个男子,弱智的男子咿咿ㄚㄚ的比手划脚,口水还从嘴角留下来,阿至见了噁心便不理他上楼.阿至一边回头看这弱智的男子有没有跟上来,再回头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影.进到屋里闻到厨房飘来一阵阵菜香,小梅围着围裙正在煮饭.
「好香哦!哪,你要的盐巴.」阿至走进厨房对小梅说.
「奇怪!昨天明明记得还有一包怎么不见了.」小梅纳闷的说.
「没关係!一包盐才多少钱?」阿至无趣的回答.
「好!到客厅去看电视,很快就煮好了.」小梅赶阿至离开厨房.
「饭已经好了,你去盛饭.」小梅把菜端到客厅叫阿至帮忙.
「嗯!」阿至起身到厨房.
「呃…..怎么这样!小梅你过来看.」阿至打开电锅发现米饭全部变成黑色的.
「怎么会这样?刚刚明明是好的啊」小梅看了之后气急败坏的说.
「是不是你水放太少了?」阿至细心的问小梅.
「不会啊!就算是水放少了也不会是这样乌七抹黑的.」小梅无辜的说.
「那现在怎么办?」阿至问.
「我煮麵给你吃好了.」小梅嘟着嘴不甘愿的说.
小梅重新煮好麵两人坐在客厅,边吃边看电视.
「怎么这么凉啊?」阿至夹菜吃了一口.
「怎么冷得这么快,刚刚才煮好的啊!」小梅有点洩气的说.
「没关係!老婆煮的怎么样都好吃.」阿至安慰小梅,这时电视又突然不能看了.
「明天得上屋顶修一修天线.」阿至拍拍电视洩气的说,现在用的天线是原本留下来的,可能年久失修吧!
吃完饭阿至便去洗澡了.阿至心想明天週休二日今天可以晚点睡,今天可以和小梅好好的过一晚上.
小梅正在厨房洗碗盘,一阵冷风由小梅背后吹来,冷风由小梅脚底往上吹,小梅的短裙裙脚微往上扬,裙脚被慢慢往上拉,隐约看的到小梅穿的花内裤.小梅这时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后拉起她的裙子,小梅以为是阿至在闹她,便猛一回头,冷风迅速退去,小梅回头看时,背后什么人也没有,心想大概是自己错觉吧!便继续洗碗.
这时更衣间的衣橱又自动打开,小梅放内衣的抽屉被拉出一件黑色性感内裤,内裤飞起来悬在半空中,黑色内裤由两边被拉开,内裤中央由蕾丝编织的花纹也因此变得更明显,内裤又掉回抽屉.
一件配套的黑色胸罩也和刚刚一样飞起来,黑色胸罩被反过来,半空中忽然出现几滴鲜绿色液体滴在胸罩罩杯内,黑色胸罩又掉回衣橱,和内裤都一起都掉在第一层,一阵狂风一切又恢复原状,但室内窗户皆是紧闭着.
小梅进入更衣间準备换衣服,小梅打开抽屉一眼便看到自己的黑色内衣,小梅心想不是原本压在底层吗?一定是阿至把它拿到上面,阿至一定要自己穿这套,想到这里小梅心中便感觉甜蜜蜜的.小梅拿起这套黑色内衣再挑件白色睡衣小梅便转身出去.小梅出去后衣橱的门突然一开一合不断的开关.
阿至洗完后便到书房準备整理文件,阿至打开书房电灯开关却发现灯不亮,一定是灯管坏掉,不过家中没有备用品,而且刚洗完澡阿至不想再动来动去,阿至便打开桌灯坐在书桌前面开始整理文件.
热水沖在小梅高耸的乳峰上, 刚刚才洗完头髮低下来的水珠让小梅睁不开眼睛,热水突然变成红色喷洒在小梅身上,小梅没有发现还一边将红水抹在自己胸部,小梅甩甩头将脸上水珠甩开,小梅一睁开眼睛热水又恢复正常,小梅没有注意到脚下一滩红水正流出水孔…..
阿至面前的桌灯突然熄掉,房内顿时一片漆黑!阿至按了几下开关没有反应,阿至只好摸黑準备走出房门,书房里一只皮箱慢慢的移动到摸黑走路的阿至前面,阿至一不留神便被皮箱拌倒,膝盖撞到地上痛的阿至哇哇叫!半跳着走出房间正好小梅也洗好澡出来,小梅急忙帮阿至检查…..
「哇!怎么这么严重,都乌青了.」小梅心疼的帮阿至擦跌打药水.
「呼……痛死我了,你没事把皮箱放道路中间干什么?」阿至痛的有点怪小梅.
「没有啊!我才没有去动你的皮箱.」小梅无辜的辩解.
「算了!好痛!扶我进房间.」阿至痛得连路都没办法走,进到房里阿至便躺到床上,看了一会儿杂誌,稍微比较不痛了.这时一股黑气由门下缝隙钻了进来,两人都没发现.
小梅上床躺在阿至旁边: 「还痛不痛?」小梅关心的问.
「还好!比较不痛了」阿至放下杂誌,搂住刚躺下来的小梅.
「哼!一点都不小心.嗯……小梅还想再说但是樱唇被阿至堵住,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.阿至隔着睡衣握住小梅的乳房,温柔的搓揉.小梅的手伸进阿至的短裤内.握住阿至的阴茎轻轻的爱抚……
一阵热吻后,小梅坐起来将身上睡衣脱掉,阿至等不及又把小梅搂回来,一把握住小梅还戴着胸罩的巨乳.小梅全身颤抖一下,小梅奇怪今天的乳房所传来的刺激怎么和以往都不一样,阿至轻轻的一碰自己乳房就好像有一股电流从乳头传来,麻痺的快感瞬间传至全身……
小梅全身发热迫切的希望阿至赶快进入,阿至想脱下小梅的黑色性感胸罩,小梅不想失去那发麻的感觉,抓住将阿至的手不让他脱下自己胸罩,小梅翻坐在阿至身上用臀部摩擦阿至的下身,阿至的阴茎受不了这样的摩擦,充血的刺激,阴茎一跳一跳的刺激着小梅内裤里的阴阜.
小梅浪蕩的朝阿至一笑爬到阿至的下半身,然后慢慢的将阿至的内裤脱下露出高涨充血的阴茎,小梅迫不急待的脱下自己的内裤坐到阿至的身上.粗大的阴茎长驱直入,小梅舒服的淫叫……
突然之间,阿至痛的大叫起来!刚刚摔倒受伤的膝盖又痛起来,好像刚刚被人踹一脚的感觉.小梅赶快离开阿至身上,阿至痛的差点晕过去,虽然意犹未尽,小梅仍赶快帮阿至擦药,经过这一搞阿至的性趣也没了,休息一下便睡了.小梅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不过也无可奈何.
小梅躺在床上,胸罩传来的感觉仍然十分强烈,就好像阿至平常吸允自己乳头一样的感觉,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小梅慢慢的将手身到自己内裤里面,用手指搓揉自己的阴蒂,小梅忍不住把手指伸到自己阴阜里面,阴道吸住自己手指的感觉和乳头传来的刺激交织着.小梅心想要换成阿至的阴茎该多好,一股热流从阴阜传遍全身,享受到高潮后不知不觉得就睡着了.
钻进来的那股黑气这时飘到两人床上,黑气在房间四处游走,最后黑气由门下的隙缝慢慢离开.